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對,沒錯。哼,果然還是不如自己的《狂龍訣》能攻能守。“滾!”葉辰看著蘇羽冷冷的吐出一個字。隨後轉身看向了楚夢瑤。“小姐,我……”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就發現楚夢瑤人已經沒了。原來,趁著兩個人剛纔打的時候,楚夢瑤已經偷偷的溜了。……兩個傻X!站在公司高樓上的楚夢瑤看著樓底下的兩個人暗暗的罵了一句。而不知道自己被罵了的蘇羽在地上躺了一會之後便被趕過來的保安給扶起來了。“三天,給我查剛才那個人的資料。”...“這破地方還挺豪華的。”

蘇羽看著眼前巨大的浴場,心裏多少有點感歎。

到底是龍家的東西,就算是給下人用的都不一般。

這樣想著蘇羽開始往裏麵走了進去。

好家夥,就一個,還是個混浴不成?!

蘇羽看到裏麵扶桑的風格,在心裏忖度著。

但是看了一下,發現裏麵進來的好像都是男的。

啊這,看樣子是沒有啥必要來分了。

蘇羽披著一塊浴巾開始往裏麵走進去。

周圍的白霧很大,池子裏麵泡滿了各種各樣的人。

但基本沒有看到有男的。

蘇羽一路往裏麵走。

很快,便發現在最裏麵的地方,有一個很小的單間。

哦,這裏麵還有個特殊內建區域?

蘇羽眼前一亮,隨即推開門走了進去。

裏麵是一個很大的池子,但是人卻很少。

蘇羽蹲下身子去,摸了一把水的溫度。

是比外麵舒服不少的溫度。

這裏不錯,就在這裏泡上一會吧。

這樣想著,蘇羽轉身便跳進了溫泉之中。

“呼。”

蘇羽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

感覺一天的疲勞都在這一刻得到了緩解。

雖然他感覺自己明明什麽都沒有幹,但還是辛苦自己了。

然而,此時在溫泉的外麵,卻已經是炸開了鍋。

因為,蘇羽來到了一個普通人絕對不能涉足的地方。

或者說,這個除了龍頂天以外,其他男人絕對不能夠涉足的地方。

因為,這是龍頂天的愛姬的專屬溫泉場。

雖然有一個正門,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進去。

隻有龍頂天可以走。

龍頂天的愛姬要進來這裏泡溫泉,是從後門進去的。

但蘇羽是新來的,並不知道這個規矩。

“壞了,咱們新來的總管好像並不知道這裏的規矩啊。”

“這可是那位專用的地方。他居然敢進去,是真nb啊。”

“其實我也一直都想進去一下的。啊,想不到他居然替我幹了我一直都想要幹的事情。”

“你們說,龍頂天這麽有權有勢的。幹嘛給自己的愛姬把溫泉修在咱們這裏。”

“嗨,這愛姬愛姬,說到底,也就是個姬而已嘛。怎麽著,還想著要給她專門修一個地方啊?!她以為自己是孔夫人啊。”

“這倒也是。”

“你們說,那個花若清什麽時候來泡溫泉啊。能不能剛好給蘇羽撞見……”

“臥槽,你真是不念著一點咱們這位新來的總管好啊。”

一時間,整個地方都充滿了歡快的氣氛。

巧了,正好還就是說什麽來什麽。

蘇羽正一邊吹著口哨一邊享受溫泉帶給自己得快樂的時候。

側麵一個小門忽然開了。

一個姿色妖嬈的女人緩緩的走了進來。

她叫花若清,正是龍頂天當下最為寵愛的愛姬。

一雙好像狐狸一樣的絲魅眼。

渾身上下都透露著四個字:紅顏禍水。

這個女人……

不正是自己剛纔在龍頂天床上看到的麽……

蘇羽心頭一驚。

但卻沒有絲毫的慌亂,反而是依舊淡定的坐在原地。

雖然他大概猜到自己可能來錯地方了。

不過,走錯了也就走錯了吧!

而此時,花若清也是微微的吃了一驚。

她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敢來這裏歇息。

這裏是什麽地方,這龍府可沒有人不知道。

新來的?

應該是,自己剛纔在龍頂天的床上看到他了。

真是大膽。

他是什麽來頭?!

花若清在心裏一邊忖度著,一邊落身進了溫泉裏。

這溫泉也不大,在裏麵的兩個人不管怎麽躲閃,都可以互相看得到對方。

“你是誰?!”

花若清看著蘇羽詢問道。

她倒是一點懼怕都沒有。

停止了胸膛的問道。

“我?!”

蘇羽看著眼前的人反問道。

“當然!”

聞言,蘇羽倒是沒有急著回答。

他先是仔仔細細的端詳了一番花若清的身體。

這可太有誘惑力了。

難怪會成為龍頂天最寵愛的寵姬。

嘶,真是越看越覺得淪陷。

她好像有一種魔力一樣,能讓看她的人不自覺的陷入進去。

並開始在腦中產生出一種“算了,一切都無所謂了,就這樣不斷的淪陷下去吧。”的想法。

是不是修煉了什麽邪術?

不過,她的身體裏感覺不到一點的修為。

難道是天生的?

好家夥,這是天生就來禍國殃民的嗎?

“我叫蘇羽。是新來的總管,負責龍頂天的安全問題。”

蘇羽嗤笑一聲的說道。

他這個官就是個絕對的虛職。

去不去,一個樣。

“那你知道這裏是什麽地方嗎?”

“大概,猜得到了。”

蘇羽笑著說道。

哦?!

聞言,花若清略略的吃了一驚。

知道,還敢進來。

這人要麽是找死,要麽就是有自己獨特的依仗。

“知道你還不走?若是龍頂天來了,會治你一個死罪。”

花若清緩緩的說道。

她的聲音帶著一種奇特的感覺,讓蘇羽感覺像是鑽進了心眼裏一樣。

真是從頭到家都是個尤物。

蘇羽在心裏歎息著。

“死罪?!”

蘇羽嗤笑一聲。

“這裏,沒有人能治我的罪。”

蘇羽說著,一把將眼前這個女人拽了過來。

死死的盯著說道。

出乎他意料的。

被拽過來的花若清吃了一驚,卻也沒有反抗。

一雙眼睛淡淡的盯著蘇羽。

不懼不卑。

“你的反應很淡定啊?”

看著被自己拽過來得花若清,蘇羽笑著問道。

“那我應該怎麽做?大吼大叫,喊人來嗎?”

花若清微微一笑的問道。

這一刻,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蘇羽忽然看到了一絲隱藏在這女人眼底的東西。

那是一種極度的悲傷。

你很難說的清,這是什麽。

但察覺到這東西的蘇羽能明顯得感覺到自己的心髒一跳,一股巨大的悲傷開始在他的心底蔓延。

同時,近距離的抓著這個女人。

蘇羽能明顯的感覺到一股極具誘惑力的香味在鑽入他的鼻子。

這氣味刺激的他大腦異常的精神。

“我隻是一個舞姬。偶然被龍頂天賞識罷了。我的命運,從來都不在我的手裏。”

說罷,花若清站上了岸。

看著眼前的花若清,蘇羽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感受到了這個女人的妖豔。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誰。但我猜,你的身份絕不一般。如果你有需要……”

“不,不需要。”

蘇羽搖了搖頭。

“是嗎。”

聞言,花若清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的落寞,隨後又坐回了溫泉裏。狀,收下了卡片。他也沒有必要為難這麽一個老闆不是。但是一旁的秦風可就不怎麽高興了。畢竟,這裏再怎麽說也是北方。“我說李老闆。看來你今天是不歡迎我們倆啊。那要是這樣的話,您去和龍爺說一聲,就說我們進不去你這的大門,這宴會我們來不了了。行吧,就這樣,我們走了。”秦風故意說道。說罷,就要拉著蘇羽走。蘇羽見狀,也跟著秦風作勢要走。“唉,唉,別啊。二位爺,算我求你們了。千萬別走啊。這件事是我做的不對,我向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